黒子のバスケ
木日
[R-18]


——  a  —--

  训练结束后木吉和日向一起结伴回家。因为夏日的到来,昼长的增加,诚凛的训练时间延长了不少。等队员收拾完毕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超过九点。

  本来日向是打算直接回家,结果木吉硬拉着去他家乘凉,说是乡下的奶奶寄来了很多西瓜。日向算了算时间大概赶不上末班车了,于是打算直接在木吉家借住一宿。反正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 两个人之间没有聊天,气氛闲适而安静。气温早就降低了,迎面吹来的风带着凉爽的气息,空气里漂浮着夏日里特有的淡淡泥腥味。耳边若有若无的传来虫鸣。这一切都令刚从体育馆中出来的日向产生了倦意。

  日向甩甩头,走到旁边的自贩机前面熟练的投币—选择—捡起—递给木吉。就像重复过很多次一样自然流畅。

  「3Q。」

   然后两人之间又回归了寂静。

  木吉一边喝着饮料,抬头望了望,「喂日向,那里。」
  日向抬头,顺着木吉的视线望去。在以黑色的房屋阴影为背景划割、有些混杂着酱紫的靛蓝色的天空中有一颗发光的亮点。

  「好亮的星星。」木吉笑了起来。

  日向皱眉,「笨蛋……根本不是什么星星,是气象灯而已。」

  「诶?」
  「就算是夏天也不会出现这么亮,超越一等星的星星。夏夜大三角中,最亮的是织女星。就在那边。」日向指向西边的一颗银白色的星星。
  过了一会却不见木吉有所反应,日向不耐烦的转头就看着木吉愣愣的看着他。

  「干嘛?你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日向你知道的东西挺多。」木吉笑了起来。

  「笨蛋,这些都是常识。」日向转过身,把空瓶罐扔进了垃圾箱。
  「啊……是吗,是哪颗?刚才指太快没有看清楚。」木吉边说边凑了上去。
  「啊……真麻烦!」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日向还是抬起手臂指向了夏夜大三角中那个最亮的星星。

  「在哪里?」

  「你是笨蛋吗?说了在西边啦!银白色的那颗。」

  看着身旁的人略显焦急的样子木吉暗自笑了笑,又凑近了一点,顺着日向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混杂的蓝色幕布中,那颗最亮的一等星,孤独的散发着光辉。比起气象灯来说实在是黯淡太多。稍微不注意就无法看见。

  「嗯……还是有点看不太清楚呢。」木吉这么说着。

  「啧,街道上的路灯有影响可能是看不清。」日向想了想,拉着木吉一边确认星星的位置一边拐进了小公园里。说不上茂盛的树木但是因为成片栽植阻挡了不少四周建筑的光线。
  「这里差不多吧,没什么照明干扰应该能很清楚的看见了。」日向推推眼镜。

  木吉站在日向身后,弯下腰凑近。
  日向习惯性的指向西边的天空,「就是……喂?!」
  突然整个人被木吉圈住的日向吓了一跳。

  「日向知道真多。」木吉埋头在日向的侧颈。
  日向的心脏骤缩了一下,愣了一下才开口:「我说了这只是常识性的问题……话说你放开好热。」 
  感受到怀中日向的的挣扎,木吉用收紧手臂的方法让他停止了动作。

  「其他的两颗呢?」木吉睁开眼看着有些焦躁起来的日向一边问道。
  「不知道……!就算知道这种状态下我也不想说。」日向偏了偏脖子。

  看着日向翻开的衣领个头发间露出的皮肤,木吉没有丝毫犹豫的张嘴轻啃。

  「喂?!我说这可是在外面!」日向的声音有些慌张。

  「我知道啊。」木吉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日向的侧颈,那里被自己咬得有些微微发红。想着大概再稍微做一下应该没关系吧……最后收手就是了。
  于是禁锢着日向的双手顺着腰线揉搓着一路下滑,撩起衣角钻了进去。日向的体温比木吉要低一些,温度差摸上去很舒服。可能是运动过后的原因,皮肤有一些粘手。木吉一边舔舐着日向的脖颈一边把手上移。

  「够、够了,铁平,快停下……」日向的呼吸和心跳都变得急促。伸手想挣开木吉,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木吉乱来,所以完全使不上力。
  木吉顺着日向的脖颈,把目标放在了耳垂上,「你接着刚才的说吧,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日向老师。」说完就咬上了日向的耳垂,舌头顺着耳郭往耳洞滑去,手也不安分的揉上了某处的突起。

  毫无准备的日向被双重的攻击惊得叫出了声,扩散在空气中的声音染上了奇妙的味道,有些令人心痒的尾音让木吉也愣了一下。抓住这个空隙,日向一个肘击撞向木吉的腹部,木吉吃痛得放开,弯下腰的瞬间,下巴又挨了一拳。

  「唔……!」竟然是二连击吗,真不愧是日向啊,木吉这么想着。
  木吉抬头,看到的果然是一张顶着恶魔脸的日向。

  「铁平。」日向故意拧得关节啪啪响,明明是盛怒的样子却还要让自己笑起来,那种样子让木吉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唾液。
  「哈→哈→哈↘你不用说什么了再让我多揍几拳吧。」日向顶着木吉发出了棒读一样的笑声。

  「哈哈……抱歉抱歉,开玩笑过头了。」木吉挠挠头,   「我说日向你下手很重啊……我现在有点头晕哦。」
  「谁管你啊大白痴!」日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小公园。
  木吉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其实,下巴被揍的那下还好,日向大概可以控制了力道,只是警告的意味。但是腹部那下可是真的有些痛。木吉揉了揉肚子,想了想,这是第几次自己被日向的肘击攻击到了,下次大概要个方向了吧……怎么看都有些不思进取的木吉又欢快得黏上了日向。

  「织女星的东边是天津四星,东南方的那颗是牛郎星。」就像是对照着wiki读一样,日向毫无语调起伏的说着。
  「什么?」木吉一时间没有跟上话题。
  「夏夜大三角中剩下的两颗,白痴。」

  — 其他的两颗呢? --

  这本是木吉随口问的问题,但是事后日向却回答了他。就算是那种情况仍旧保持着那份认真才让自己不能移开视线吧。

  「不要那样笑看,起来好烦……唔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哈哈,日向可真好啊。」
  「放开,热。」
  「哈哈。」
  「都说了别那样笑。」

  两人就这么一打一闹的继续往回走。
  不过抬头的时候,比起那颗最亮的一等星,最先映入木吉眼帘的仍然是那颗虚伪之星。

  虚伪之星。

  和自己真像啊,木吉忍不住这么想着。
  创建了诚凛的篮球队,说着要成为诚凛的守护之盾的人,但是最后又做到了什么呢?也许和雾崎第一高校的那场比赛可以说得上是不可抗力,但是自己并不想以此为借口来逃避造成的结果。
  这空缺的时间无论是在什么时候碰到篮球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和诚凛现在正在飞速成长的那两个一年生比,自己的光辉可能就是虚无缥缈的吧。
  远远的望着,仿佛有着耀眼又温暖的光,但是却只是虚伪的光,连前方的黑雾也许都无法驱散。

  木吉把视线从气象灯上移开,想这么多也没有任何意义。下垂的视线刚好碰上了日向的目光。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日向凑过来,借着路灯能清楚的看着他皱起的眉头。
  「嗯?」
  「笑得真难看。」
  两人停了下来。
  日向对于空气的把握,在有些时候有些令人头疼,木吉这么想着。

  「没有什么。」

  「铁平,」日向叫着木吉的名字,一拳轻轻敲在他的手臂上,「随便你怎么胡思乱想都好。可你永远是诚凛的篮下指挥塔,大家的支柱哦这点不会变。而且,」说到这里,日向停顿了一下,「如果你否定了,我所认同的你,我可是会,狠狠揍你揍到你清醒过来为止。」
  有些刻意压低的语气显示了面前这个人的态度。

  木吉笑着揽住了日向,「到底是谁想太多啦。」
  「喂!我是认真的!」日向立刻就恼火了。
  「我也是认真的。」说完还用另一只手在日向头上揉起来。
  「木—吉—铁—平——」
  木吉……挨了今天的第二次肘击。

  故意打在同样的地方,日向在这些方面真的是地狱使者。
  木吉捂着腹部,想着,总是过分为他人操心的日向一定是个傻瓜吧。自己以后也不要给这个傻瓜添麻烦了。

  「谢谢。」
  「大笨蛋。」

  听着日向式的回答木吉开心得笑了起来。


——  b  —--

  「打扰了。」跟在木吉身后的日向身后进了门。

  「没关系,家人应该都睡了。」木吉脱下鞋,「我去拿换洗的衣服。」

  「哦。」日向走到客厅去,把背包放到以往的角落。

  房间里很安静,寝室在二楼,所以一楼的房间也只有客厅留了灯。
  桌上还有两人份的饭菜。

  和以前很像。
  记得有段时间两个人也经常在一起打篮球打到很晚,就算是训练结束如果心情好的话也会在外面再来一场才分开。日向也经常到木吉家里去看NBA的DVD,有时候因为讨论太晚,还会留宿。
  不过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呢。
  自从木吉入院之后。

  「洗澡水放上了,先吃饭?」
  「好。」

  两个人简单把饭菜热了热了一下,然后在厨房快速解决完。
  「我吃饱了,谢谢招待。」日向放下碗筷后,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把碗筷放到了水池里。从旁边的柜子找出了洗洁剂,倒在放满水的池子里。在架子上拿了洗碗布认真得洗了起来。

  木吉坐在原位,直直的望向日向的背影。

  这种感觉真好,无论几次自己都会沉溺进去。和日向在一起吃饭,然后看着他洗碗。总觉得,就算是这么普通又平常的事情也会让人安心下来。也是这个原因,自己才会老是缠着日向留宿吧。

  把木吉那副碗筷洗完后,日向终于忍不住转身问道,「有什么事吗?」
  「嗯?」木吉翘起嘴角撑着脸的样子正好被捕捉到。
  「不……就是怎么说……」日向擦擦手,走到桌前「后颈被视线盯得有些痛。」

  「哈哈哈,日向也相信这种事情吗?第六感什么的?」木吉笑了起来。
  「才不是!只是……」日向不知道要怎么准确描述自己的感觉比较好……不过要说自己感受到被带有热度的视线注视什么的自己也觉得不太可靠。
  「哈哈,我在想一些事情,其实只是走神而已。」木吉放下手臂。

  「算了。」日向看着木吉的表情总觉得自己在这里最好不要追问,否则会得到让人很头痛的答案。
  「去洗澡吧!」木吉起身拿出了换洗的浴衣。
  日向也不客气接过径直走向一楼的浴室。

  清洗了身体,进到浴缸里,舒适的水温让日向的困意又上涌了。虽然困但是日向脑袋里面盘旋的东西并没有乱作一团,就算疲惫也能清楚的思考问题这也算是自己的优点了吧。
  有时候日向会刻意的不去想自己对木吉的想法,总觉得如果想得太深入或许会有什么混乱的东西出现。现在能维持这样的状态日向已经很满足了。还有一年的时间,无论怎样只有这一年了。木吉就像他许下的诺言一样回到了诚凛。带给这支队伍的不仅仅是力量上的增幅这么简单,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安心感吧。在这点上也不得不说,自己在球场上,在篮下看到那个身影也会比平时放松。

  就在日向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了哗啦拉开门的响声伴随着木吉的「日向我们一起洗吧!」
  「不要!你出去!」日向瞬间清醒完全速答道。
  「别这样嘛……这可是我家啊。」木吉进来后随手锁上了们。开始换衣服,无视或者说完全没有感受到将要喷发的日向的怨念。
  「你这个人啊……」日向放弃似的趴在了浴缸边沿。
  「明明是日向你自己不锁门嘛。」木吉脱了衣服走进浴室,坐在一边开始洗起来。
  「哈?明明锁坏了吧……我试了几下发现不行啊。」日向疑惑道。
  「啊……那个锁要用左手把锁扣压住才能锁得住,」木吉想了想说,「有些年头了嘛……也差不多该换了。」
  「你早给我说啊混蛋!」日向扔了一个瓶子过去。也许是没戴眼镜的原因准头并不是太好。
  「为什么?」木吉轻松躲过,一脸疑惑,「给你说了我不就进不来了吗?」
  「你这家伙到底有多厚脸皮!」
  「还好?你可以摸摸……嗯,我记得你摸过?」木吉打了一盆水浇到了身上。

  「啊……静心静心……」日向掬起了水洗了洗脸,自己这样老是发脾气会死掉的。
  日向仰头试图在浴缸里放松自己。
  浴室里只有水声在响,过了一会,木吉突然说道,「日向帮我洗头吧。」
  「果然还是去死吧!」日向甩了盆子过去。冷静了不到3分钟日向就破功了。

  虽然砸了木吉,嚷着好麻烦好麻烦,不过日向还是起身坐到了木吉面前。178cm-68kg和193cm-81kg使得两个人只能用面对面的方式。
  「弯下来点啦!我手臂举得很累啊……」日向不爽得压了压木吉的头。
  「哎哟……好痛。」
  「活该。」

  木吉用手肘撑在腿上,埋着头。
  真是老实啊……日向不觉这么想。自己就好像在给一只巨型犬洗澡一样。然后不小心笑起来。
  「怎么了?」木吉抬起头,但是眼睛是闭着的。
  「没什么……话说你是小学生吗?还还害怕洗发水进到眼睛里。」
  「因为会很痛嘛。」

  「啧。」也许是带有一丝恶作剧的念头,日向什么也没说直接一盆水浇下去,「好啦。」
  「明明就没洗干净。」木吉揉着眼,但是滑腻的触感让他不禁皱了眉。说话的同时木吉也没有睁开眼睛。
  日向稍微侧身取下蓬头对准木吉,然后唰得打开了水龙头,水柱直冲木吉的颜面而去。

  「呜啊——!日向你咳、咳……等等!」木吉被这一下弄得够呛,水柱从鼻子里直灌了进去,让木吉狠狠地呛了一下。
  「嘿,铁平,我的服务还不错吧。」日向看着狼狈的木吉不禁翘起嘴角。

  「咳咳,是……还不错咳。」木吉缓过气,抬头望向一脸得意的日向。
  「拿去。」日向把蓬头递给木吉,示意他接下来的自己来。
  木吉接过了蓬头,随便冲了一下,「我得给你回礼才行啊。」
  「不用。」
  「日向你总是拒绝我呢。」木吉露出失望的表情。
  不过在日向看来这种表情也十分欠扁,「抱歉啊,条件反……嗯?!」

  因为下面被握住日向整个人都僵住了。
  「是你不好哦……就这么无防备坐在我面前。」木吉稍微凑近了点,另一只手越过日向撑着墙壁,把日向圈死在自己的范围内。一边套弄起日向的性器,一边注视着他的反应。

  「喂、喂……放、放手……铁平!」日向挣扎着,但是被固定在墙壁和木吉怀里这个狭小的范围内让他的挣扎范围十分有限,渐渐的随着木吉的动作日向也没有了力气反抗。
  「是这里吧……?这里呢?」木吉揉搓套弄着日向已经变硬的下体。粗大的拇指因为常年打篮球而磨出来的茧,有些粗暴的摩挲着日向溢出了体液的前端。
  「你好烦啊……哈、别用那么大力……」日向抬眼就看着木吉目不转睛注视着自己,心脏骤然停跳了一下,立刻移开了视线,「你别一直盯着我啦……」

  木吉看着日向整个都红透的耳郭,舔了舔嘴角,「因为我不想错过日向的任何表情嘛。」
  「你还真是不害臊的说这种话啊!」日向一拳打向木吉,但是因为脱力,拳头也没有什么攻击力道只是象征意义的碰到了而已,随后便环上了木吉的肩头。

  木吉注视着日向,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一边加快着手上套弄的动作,因为顶端分泌的体液被木吉故意涂抹开来,所以在撸弄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不要这样……」声音刺激着日向,让他的反应更加明显了。
  黏哒哒的水声和日向轻微的喘息混在了一起。

  「手好烫……」
  「你的这里更烫……舒服吗?」
  「混蛋!你别问了,看不就知道了吗……」
  「我想听你说出来嘛,感觉上有点不一样。」
  「宰了你哦。」

  木吉拉过了日向的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下体上面。
  日向视线有些模糊了,看不太清木吉的表情,对面那个人低垂的眼角让他暗暗的骂了一句,可是手上还是动了起来。

  木吉的分身在日向的套弄下很快就有了反应。
  「你这家伙……」
  「嗯……?」木吉的手摸上了日向的胸前。

  胸前的一点,因为木吉的揉捏产生了另外一种快感,让日向强行忍住自己不出声的意志逐渐开始崩溃。而自己手中木吉的下体也渐渐胀大,但是在这之前日向似乎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铁平有点不妙……你等等……」日向压住了木吉的手。
  「要射了吗?很好呀。」木吉完全不放松手上的动作,反而还套弄得更加起劲了,「抬头看我,日向。」
  「滚,谁会啊!」说完日向把头靠在了木吉的肩膀上,「……让人讨厌。」
  「哈哈那真是抱歉。」木吉笑着说。

  日向额头贴住的地方让木吉觉得有些难耐,偏偏因为快感的冲击,日向的手上的动作渐渐放缓了。
  「日向,日向……」木吉凑近日向的耳边轻轻叫着,伴随着湿热的吐息。

  日向整个人都僵了一下,眼前木吉的肩头,让他虽然想直接就这么咬上去,但是想到也许会留下引起别人注意的伤痕只好忍住了。
  潮水一般的快感伴随着木吉的动作一阵阵的向上窜,腿和腰部就像被什么东西缠上了一样,连接触空气的地方都有种奇妙的灼烧感。

  和预期一样,高潮来的瞬间,日向抿紧了嘴,只发出了闷哼。腰部的肌肉收紧,身子不受控制的弓起,连脚趾尖也绷直,随着尾骨直窜而上的酥麻感让日向完全沉溺进去了。
  等到视野恢复的时候,日向才发现自己被木吉整个人都架在了腿上。

  「等——等等!」
  「我还没释放呢,日向你忍心吗?」
  「谁管你啊!你给我住手!」

  日向打出去的拳被木吉拦下了,大手还整个把日向的手包住了。另一只手还没有动起来就被木吉拉住。
  「你今天已经揍了我好几次了,让我讨回点还不行吗?」

  僵持到最后,也只是让日向帮木吉手动解决了而已。不过对于木吉来说,能看见满脸羞红的日向已经很赚了。

  结果光是洗澡就耽搁几十分钟的时间。

  离开浴室的时候,日向的头有点晕乎乎的。把眼镜戴上,结果因为皮肤的热气立刻染起了雾气。
  「脸好红哦,日向没关系吗?」木吉扶住日向。
  「没关系,我去走廊躺躺就好。」日向示意木吉松手。
  「唔啊——真的没事吗?」看着歪歪扭扭向前走的日向,木吉在背后叹口气,不过用那种语气说了就是不让别人插手的意思,木吉无奈得转身去了厨房。

  在和院子相接的走廊上躺下,把打湿的毛巾盖在眼睛上,日向想要让自己的头脑和身体尽快得降温。视野一片漆黑,其他的感官因此而提升。身下的木地板虽然有些硬,但是凉气从与皮肤相触的地方不断渗进来。耳边有着零星的虫鸣,鼻尖也能嗅到微风带来的草露的气息。

  叮—--

  这是木吉家走廊悬挂的那个透明的风铃发出的声音。听着就会有「啊……夏天呢。」直观感受。

  叮—--

  顺着风来的方向似乎可以听到更遥远的声音呢。

  叮—--

  叮———--

  更远的地方,远离城市,看见了山峦。如果稍微往上移动视线的话,能看见像夜光粉打翻了般的星空,从东北方到南方一直横跨整个天幕的巨大的漫漫银河。
  还有其中夏夜最是能吸引人的那三颗星星。

  天鹅座α(Deneb),距离这里2000光年的白蓝超巨星(white-blue supergiant),是最遥远的1等星,它和天琴座织女星(Vega)、天鹰座牵牛星(Altair)构成了著名的「夏夜大三角」。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知识,自己也并没有刻意的去记住它们。记住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便利店的杂志看到这段的介绍时,自己的头脑里出现的是在木吉家里,也就是现在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的记忆。
  并排和木吉坐在一起,随意聊聊篮球,或是别的什么,每次抬头,就会看到被屋檐遮挡了一小片的天空,三颗明亮的星星总是让人印象深刻,这样的时间总是很快的流走。然后选择离开回家或者是留宿。如果离开的话,某个笨蛋一定会跟着出来,直到送到车站为止。
  穿着拖鞋,傻傻的站在车站外挥手的样子,真是蠢死了。
  不过到下楼梯拐角之前回头都能看见这点上来说,真的挺让人安心。

  风吹动了日向的头发,打断了他的思考。有小虫子停在了脚趾尖,痒酥酥的,但是很快飞走了。日向贴着地板,所以清晰得听到木吉从走廊那头走过来的脚步声。

  「睡着了吗?」木吉这么问道。

  有什么东西放到旁边,木吉拿着扇子扇了起来,风规律得拂过自己的脸,除了淡淡蚊取线香的气味,还带着另一种有些香甜的味道。
  日向这才想起来今天到木吉家的契机。
  明明是为了吃西瓜和乘凉,结果自己到这里来干了些什么呀……
  日向有些气闷。

  就在这个时候,日向感受到自己嘴唇上的湿润触感。
  很短暂。如同幻觉。
  一掠而过般,没有任何的停留。
  残留的温度很容易让日向明白刚才那个是什么。
  木吉刚才偷偷的吻了自己。

  啊啊……木吉铁平这个人真是狡猾透顶,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戳破这层关系,还做了这样的事情。
  之前、或者更早,两个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如果都能用青春期的冲动或者是好哥们的说法蒙混过去,这样的行为就完全不可能。

  或许这个是最后一层欺骗自己的屏障。

  一直都在逃避的问题,明白自己想法和担忧的木吉也没有挑开说明的问题。
  明明都清楚,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想不明白,也不太想想明白。

  就在思考这些问题的同时,脸一定又烧起来了吧。
  有湿毛巾挡住真是太好了,日向这么想着。
  不过想想,假装睡着的自己,不作出任何反应的自己,也是十分狡猾吧。

  有些时候,面对木吉,日向总是觉得自己在某些事情上太虚伪。
  是啊,就算是勉强自己,也没办法像木吉一样那样自然的散发着引导的气场吧。
  日向在内心笑了一下。不过如果说给木吉听的话,他大概会使劲揉自己的头然后笑着说,想太多了会秃顶这样的混账话吧。

  有些画面在脑力飞快的略过,或清晰或模糊。
  出现最多的大概就是那张一看就让人觉得温暖的笑脸。


  因为珍惜,所以不想失去。


  终于开始受到了某个笨蛋的感染,自己也变得像个老头子了吗?
  日向的眼睛有些发酸。
  不过并没有流泪,他这么觉得。
  有些事情并不是不去思考就可以一直逃避开的。虽然理智这么说着,但是头脑的一部分仍然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不知道还能走多远,也不知道还能走多久。
  这大概就是日向最害怕的地方吧。

  平日里那种温暖反而变成了一种惩罚。
  越是温柔,越是接触,也许将来……

  真的像傻瓜一样。


  过了一会,日向稍微动了一下,取下了湿毛巾,坐了起来。
  木吉坐在一旁露出了大大的笑脸,「醒了吗?我还说再等会就叫你起来呢,西瓜都要变得不凉了。」
  「头还有些晕,不过已经好上很多了。」
  「西瓜很甜哦!」木吉往西瓜上撒了一点盐,递给了日向。
  日向接过,一口咬下,瓜瓤带着还没有散尽的凉气,让人感受到了沁人牙根的甘甜。

  这样的甘甜似乎让人产生一并浸入到心底的错觉。

  院子里的虫子依旧叫得欢快,庭院灯附近的飞蛾也不厌其烦的向上撞击着。视野中的任何景物在这种特定的时间段似乎都可以独立成画。而在走廊这里,放在旁边的蚊取豚随风飘散出令人安心的气味。
  日向抬头看着天空,木吉虽然看上去有些粗枝大叶,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却比任何人都细心呢。

  「还在呢,大三角。」
  「唔。」

  不过,那颗虚伪之星已经看不见了。


——  c  —--

  「超满足!」日向整个人朝后倒下,「不行,已经吃不下了。」
  「没说这么多必须吃完啊。」木吉在一旁收拾好垃圾然后连同果盘一并端走。
  「如果剩下,会让人觉得有罪恶感啊……」日向说着。然后看着木吉远去的背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日向躺在走廊的地板上,又恢复了刚才只有他一个人的情况。
  闭上眼睛,四周似乎还有西瓜没有散去的甜香味。满足感让日向完全不想动。不过刚才那种有些中暑的迹象已经消退了,推了一下歪掉的眼镜,懒懒得翻过身,日向的手不经意碰到了一个方盒子。
  顺手拿到面前,发现是一个硬质的盒子,里装了有一定厚度的长方片。

  「是花札啊……」日向自言自语道。

  木吉这家伙是有多喜欢这种老头子的东西啊。
  不过想到,木吉在医院待的一年里,都是靠着这副花札打发时间,想着诚凛的事情,日向怎么也笑不出来。

  自己去探病的几次都遇见这些漂亮的花牌四散在床单上的场景。
  夕阳从大打开的玻璃窗照进白色基调的房间。消毒水的气味就算是开着窗也消散不掉。金红色的光照着铁质的床栏还有偶尔会出现的输液袋,折射出其他的色彩,坐在床上的那个人,也会被会镀上一层金红。
  房间里空荡荡的。
  而木吉,总是会在听到声音后立刻抬头望向这边,然后露出开心的笑容。
  日向把手臂贴上额头,随即摇摇头抛开了那些让人有些揪心的画面。

  木吉回来的时候发现日向正洗着牌。
  「哦?要来一局吗?」木吉看上去很高兴,毕竟能陪自己打花札的队里面也没几个人。
  「先说我已经很久没玩了。」日向说。心里想着,木吉这家伙把花札放在这里不就想让自己陪他打吗。
  「要我手下留情吗?」木吉坐在了日向的对面。
  「谁要啊!」虽然不是自己的擅长,但是日向不认输的脾气可是没有变过。

  花札的牌敲打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两个人之间没有交流,只有翻牌和出牌的响声交替着。

  「哈哈哈。」然后木吉笑了起来。
  「干嘛啦?」日向有些不满。
  木吉笑嘻嘻的看着日向的牌,「日向想要凑三光吧?目的也太明显了。」
  「有什么办法,太久没有玩快要忘记有什么得分牌了。」日向伸手翻了新牌,不过并没有翻到,自己想要的樱牌。
  「啧。」日向把牌放进了场中央。
  「哈哈,抱歉哦,日向我赢了哦!」木吉翻开新牌的同时就这么说道。
  「哈?」日向的表情仿佛在说着这也太快了。
  木吉开始把自己的牌分门排开,「青短6文,短册2文,种牌(タネ)有5张计1文,这里一共有9文。」

  日向看了看木吉的牌,挠挠头,然后把自己收的牌放下了。
  「日向你……想要凑的三光是6文的,收入的确很高,」木吉笑得一脸灿烂让日向忍了好久才没有一掌打上去,「可惜樱的‘光牌’在我手上哦!」这么说着,木吉翻开了压在自己方向最后的那张牌。翻开的牌面描绘的是樱花,粉色樱花下面有着三色慢幕。

  日向认命得开始洗牌。
  「还要来吗?」木吉也分了一半开始重新叠牌。
  「为什么不?」
  两人洗好了牌重开了第二局。
  看着对面干劲满满的诚凛队长木吉自然是很开心。

  然而这次日向不仅败了还是以惨败告终。
  木吉翻出自己的得分牌:短册4文,种牌(タネ)4文,青短6文,最后拿到的猪鹿蝶有5文,共19文。
  两局累计28文。

  「等等你收牌干什么?」日向阻止了正在把花牌往盒里装的木吉,「还没完呢。」
  就算是三局定胜负,日向也没什么机会了,不过既然要玩就奉陪到底。
  「好啊。」木吉熟练得洗牌。

  第三局开局日向的牌不错,不过依旧没办法从木吉那里得分,两人都收了不少牌,可是都没有决定性的牌。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出现了转机,日向凑满了短册,率先得到了1文。
  这时出现了选择,他是继续「こいこい」叫牌呢,还是就此打住保住1文。
  日向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牌,有桐牌和樱牌的两张光牌,8张皮牌(カス)。手中还有一张桐牌的光牌没有打出去。而木吉那里只有1张柳牌的光牌,2张种牌(タネ),2张赤短,9张皮牌(カス)。

  这种时候,有机会复仇当然要继续下去!
  「こいこい!」日向这么说着。

  木吉看着认真研究牌的日向翘起了嘴角,然后把自己的牌翻过扣在了地板上。

  接着,日向翻牌,翻出了决胜的桐牌,顺便又收了一张皮牌(カス)。
  最后记点时,日向得到了皮牌(カス)1文,短册1文,三光6文。累计8文。

  「我赢了。」日向这么说。
  「是啦……」木吉收起花札一边洗牌一边问,「再来?」
  「当然!」

  接下来日向像找回了手感一样从木吉那里连连得分,并不贪心的他很好的计算该得到的分数。
  9局中日向赢了5局。
  不过累计来算日向还差木吉20文呢。看着日向笑起来的样子,木吉觉得没必要提这件事了。
两人玩得很尽兴,最后日向还主动约了来日再战。


  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聊了一会天,两个人决定去睡了。
  轻手轻脚的上楼,铺好了床铺,互道了晚安。
  闭上眼睛,今天一天画上了句号。

  然后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


Fin.



后记:
  谢谢各位看到这里!ヽ(;▽;)ノ能忍受我这么烂的文笔真是……太辛苦你们了。
  本来是想写两个傻瓜的未满关系但是似乎偏了。
  标题是随便取的啦!
    『 』的部分虽然是一开始就写了(抱歉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肉),但是觉得这两只还是就这种未满关系比较好呢(●′艸’●)【←才不是害羞!
  我……不会打花札……如果你们觉得队长他花札打得很烂……那是我(←中之人)……_(:3)∠)_
  花札的对战记录来自我和PC的对战记录;;w;;
>>>> Photobucket
 





Leave a Reply.

    ◇◆◇Photobu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