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子のバスケ
黄笠
腐向 [R-18] 回避注意


  “前辈前辈!这次我很有自信哦!”

  训练完了之后在更衣间里黄濑凉太立刻缠了上来。

“啊?”笠松幸男脱下被汗水打湿的球服一脸不明所以的发出声音。

  “所以说啦!是HANABI啦!HANABI!”黄濑凉太的脸垮了下来。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说重点。”拿着毛巾随便擦了一下脸,皱起眉头看向黄濑凉太。

  “前辈到底是有多不了解我啊!我明明说过很多遍了……HANABI那本半月刊杂志,这次有我的专访啊。”一边说着黄濑凉太整个人都挂了上来。

  “好重!你这家伙快让开,刚训练完热死了。”半裸在外面的身体已经有些收汗了所以比起黄濑凉太的体温要低一些,热度让笠松幸男有些不适应。而且出过汗的皮肤有些黏腻让碰触显得很微妙。笠松幸男一个肘击成功让黄濑凉太离开了他。

  “……好痛!”吃痛的黄濑凉太望向笠松幸男,不到2秒立刻又扑了上来,“前辈你对我好冷淡啊!为什么呢?而且你不觉得你下手太重了吗?还有为什么每次队里就我一个人挨打的次数最多啊?”

  啊啊……要一一吐槽的话好麻烦。不过这家伙真的太黏太烦了,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人吗?

  “黄濑凉太你理我远点,一年级的要整理球场和打扫别在这赖着。”笠松幸男动作迅速的穿上了衣服,关上了柜门。

  “啊……”愣了一下,“我没忘啦,我只是想来给前辈说一下事情。今天都没有时间碰面嘛……”黄濑凉太有些委屈的说。

   今天的训练基本是单人的体能个个人技术的提高,后半部分的1 on 1也是随机组队。

   更衣室的大家都对这样的场景习惯了,所以就像看不见一样互相打了招呼离开了。

   “队长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笠松幸男对其他的队员说着。声音依旧凛然。虽然今天的训练量加大了,身体和精神都感到很疲惫,但是在海常他是队长,是中心,任何时候都不能表现出松懈。一直来笠松幸男都是如此严格的要求着自己。

   转过身,发现黄濑凉太还站在原地。只不过和刚才不同,一脸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喂。”

   “哦哦!我立刻去!”

   离开更衣室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又嘱咐了一句,“前辈不要忘了哦,最新的一期HANABI!”

   “都说了我没有兴趣了……”笠松幸男小声的说了一句,“而且那个家伙搞什么啊……突然笑起来。”

   笠松幸男和黄濑凉太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了,但是有时候真的拿不准他在想什么。

   每次提起黄濑凉太,笠松幸男的火气度似乎就要提高几档。明明有着一张令少女尖叫的脸,可是真正的性格确实那样头疼。笠松幸男对黄濑凉太的不爽大概从最开始相遇的时候就埋下了吧。提醒自己不要在这一个后辈的身上放太多的注意力,他是队长,需要思考的事情还有很多。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天天都在眼前晃换了谁会不注意啊。”

   笠松幸男离开学校的时候,天空呈现的颜色是比夕烧红更加深沉的色彩。不过笠松幸男并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他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训练的事情。加大了训练的程度,虽然没有一个人抱怨,可是疲惫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再好好观察几天,然后对每个人的不同状况再把菜单做一下细微的调整。至于那个王牌,可能还需要单独的训练吧。在头脑里大致规划好了接下来几天的目标后,笠松幸男才从自己的世界中退出来。

   手脚有些沉重,想快点回到家里吃饭然后洗个澡。但是不巧的是今晚家里没有人。需要稍微绕一段一路到便利店去把今天的晚饭解决了才行。

   突然想起了这件事的笠松幸男改变了回家的方向。

   因为已经过了放学的高峰期,便利店的人很少。笠松幸男随便选了一些熟食准备带回家。经过书报架的时候,瞄了一眼。

   果然在显眼的位置放着一摞杂志,周围还贴着TOP的标签。还有一些花哨的推荐贴纸什么的。

   封面的金发少年拿着向日葵温柔得笑着。海蓝色的HA·NA·BI的标题用的是非常好看的字体印在上面。

   平时从来不关心这些,所以不太清楚,但是登上封面什么的还是不容易吧。

   笠松幸男拿起杂志,看了一下。

   感觉有些奇怪,虽然平时也能看见黄濑凉太的笑容,但是和杂志上的笑似乎有些区别。笠松幸男也一下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区别。

   稍微翻了翻,里面有几篇是黄濑凉太的专访的样子,有好几张写真。不同的衣服,不同的造型,给人都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这个时候笠松幸男才对黄濑凉太是个模特有了第一次的真实感触。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黄濑凉太就因为被女孩子们包围索要签名所以迟到了。笠松幸男当着全队的面毫不留情的踢下第一脚。从那以后,仿佛就奠定了两人的相处模式一般。而全队也把这个当成“海常的日常”来看待。

   本来以为对方会因此而惧怕着自己,但是,笠松幸男高估了黄濑凉太在这方面的解读能力。经常挨揍的黄濑凉太总是会加倍的贴上来。虽然没人问出口,可是M这个标签已经死死的贴在黄濑凉太的身上了吧……大概。单从这里笠松幸男就已经完全忘记了对方是模特的事实。

   真是没有一点架子啊,那个家伙。本来还以为奇迹世代的人会很难相处呢。

   等笠松幸男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拿着最新一期的HANABI站在收银台前面了。

   “呃……”

   对上收银员微笑的脸,笠松幸男实在是不好意思把书又放回去。

   “谢谢惠顾!”

   离开便利店的时候笠松幸男的手上除了便利店熟食的袋子还多了一个纸口袋。

   “啧……”

   有些不爽的笠松幸男稍微加快了回家的步子。


   回到家后,随便把便当热了一下吃完就去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关掉了电器检查了门窗后笠松幸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些疲惫,但是通过沐浴已经消掉一部分疲劳了,抓紧时间把在路上想到的计划全部都写了出来。等到笠松幸男把篮球部的资料和学校的宿题解决晚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今天暂时这样吧。

   收拾了一下就倒到床上。

   窗口留有通风的缝隙,夜风裹着草湿的清新似乎连带把外面的虫鸣带了进来。

   感觉夏天要到了呢。笠松幸男闭上眼睛这么想着。

   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是翻来覆去也进入不了睡眠。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脑袋里转着。

   “看样子不应该急着今天把东西全部整理完啊。”睡不着的笠松幸男干脆起了身。

   环视了房间一圈,今天家里就自己一个人……而且也睡不着吧……做点其他的什么事情应该没什么关系。

   做好了心理建设,笠松幸男把床下的一个方形箱子拖出来,把上层的旧杂志抽开,拿出了一本封面有些露骨的杂志[1]。

   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是总会让人心跳加速。

   只开着台灯的房间,显得很昏暗,因为手上渐渐加快的动作有细微的水渍声。笠松幸男咬着嘴唇,耳根发红。但是和动作相反烦躁的心情挥之不去,而期待的高潮也一直没有来临。

   翻来翻去,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几张大胸部动作有些夸张的妖娆女性的特写却一直没有以前的感觉。

   有些赌气甩开了杂志,书砸中了矮桌上的纸袋一起掉到了地上。

   纸袋是今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从便利店带的附带品。

   “……忘记这件事了。”

   回想起纸袋里装的那本叫做HANABI的杂志……脑袋里立刻响起了黄濑凉太那烦死人的声音“前辈不要忘记哦!”

   “明天一定会被追问的吧……”根据以前相处的情况,笠松幸男的大脑立刻就描摹出了可能会发生的景象。

   有点头痛啊……

   放弃似的笠松幸男趴到床沿捡起了纸袋,打开把那本杂志倒在了床上。

   把台灯稍微调量了一点,前面的访谈和介绍排版和问题都很好……有些公式化的回答却不失帅气……完全没有平时对话时的那种聒噪。

   稍微翻了几页后面都是一些写真。

   其中一张让笠松幸男有些屏息。

   黄濑凉太穿着样式很普通的衬衣,领口大大的拉开着,微昂着头。浴室的蓬头喷下的水将他整个人淋湿。金色的头发因为色调的关系显得有些暗淡,但是却因为水珠的折射有些地方却在闪闪发亮。水流顺着下巴的曲线滑到胸口然后顺着胸的起伏隐没在大湿的衣服中。

   让笠松幸男不能移开目光的是黄濑凉太的眼神。

   那是初看有些让人觉得冰冷的视线,但是仔细看会发觉里面有着很多的情感,不屈、倔强、骄傲、引诱……?眼角的水也说不清是不是眼泪,让画面看上去充满了冲突感。

   很难把这样的表情和封面那个拿着向日葵笑得一脸一脸温柔的少年联系起来。

   这大概就是叫温度差的东西吧……笠松幸男模模糊糊的想着。

   提起温度,和黄濑凉太接触的记忆似乎都鲜活了起来。直接贴上身上的稍微有些烫的温度还有那种黏腻的感觉。

   经常从背后被抱住,伴着独属于那个家伙的气息还有耳边的声音,“前辈前辈。”

   前辈、前辈、前辈……

   笠松前辈……

   前辈……

   “唔……”

    头脑里突然炸开了花一样,一起扩散开的还有下身的酥麻感,顺着脊椎直窜而上的快感。

    笠松幸男望着自己手中的白液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在自慰。

    然后他觉察了更恐怖的事实。

    就在刚才。

    他,笠松幸男。

    海常高校篮球部主将。

    把自己的后辈,黄濑凉太,当成了性幻想的对象。

    对着他的写真自慰。

    并且高潮了。

    连无声的惨叫都没发出来的笠松幸男以平时三倍的速度把那本H书和有黄濑凉太访问专栏的杂志一起放到了方形的箱子中,推回床下。

    拉起被子蒙头大睡。

    这么打算着。

    一时冲动而已,睡一觉就会忘记的,没关系。

    可惜,笠松幸男他今晚大概无法安睡了。


    第二天肩负着队长责任的笠松幸男还是和往常一样早起来到了活动室。不过他身边的低气压让来的海常队员都倍感苦闷。

    训话比一般时候要多,被点中的人也比平时要多。

    今天前辈的心情不好啊……明白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去冲撞他。

    偏偏队里就有一个不会读空气的家伙在。

    “前辈前辈你怎了?心情不好吗?对对……昨天你有看吗?杂志?里面有一张我的照片超帅的吧!”黄濑凉太从后面上来直接搭住了笠松幸男。

    “混蛋给我放开啊!”

    “诶?!”

    海常的队员们移开了视线,今天前辈的飞踢看上去比平时要痛很多啊……

    整个人都被踢地上的黄濑凉太一脸无辜,“诶诶……怎么了吗?前辈我有做错什么吗?”

    本来以为会迎上一阵怒吼,结果黄濑凉太看见的是前辈他楞了一下之后瞬间涨红的脸。

    “?”

    “啊啊啰嗦!快去训练!”笠松幸男转身跑开了。

    骚动并没有影响晨间训练,很快所有队员的训练都步入了正轨。

    “黄濑凉太你还愣着干嘛?”森山经过黄濑凉太身边的时候轻撞了一下他。

    “啊啊……森山前辈,不好意思我立刻去。”

    森山看了他一眼,“你……没事吧?脸很红啊……生病的话我帮你向笠松说。”

    “不用麻烦前辈了……我只是有些高兴。”黄濑凉太放下了捂着嘴的手。

    “哈?”森山一脸不解。

    “谢谢前辈,不用担心。”说完黄濑凉太带着一脸笑加入了训练的队伍中。

    真是搞不懂啊……王牌的脑。

    不过五月结束了[2],快要迎来夏天了啊,森山这么想着。

    接着强健有力的口号声在海常的球馆内响起。





[1] 《巨乳特辑-欧派的诱惑》
[2] 5月到6月是24节气的芒种

后记:

呜啊……对不起太挫了;;w;;
结果算不算R18呢?(●′艸’●)其实更多的是黄←笠吧。
总觉得前辈是会在床下这么传统的地方藏黄书的人呢!///
HANABI什么的以后一定还会出现……虽然是我乱编的……
炸毛羞羞的前辈爱爱啦!【←快够

>>>> Photobucket
 





Leave a Reply.

    ◇◆◇Photobucket◇◆◇